【风险提示】当心这些以“校园创业”为幌子的骗局

发布时间:2022-05-27   来源:荣成市

“骗子非但没有得到惩罚,反而在同时运营多个账号,继续骗大学生的钱。”在江苏读书的大一学生张生说,半年前被“校园达人吕不”(以下简称“吕不”)骗走2980元。最近他发现,经过受骗大学生投诉后被抖音平台封号的“吕不”,又在不同的短视频平台注册了新账号卷土重来。
打着“校园创业”的幌子,实则收取入门费,并不断拉人入伙,一些大学生甚至未成年人都上当受骗了。张生组建的维权微信群内有近30名大学生,他们报警后,没有收到回复。根据媒体报道,4月份该案件被初步认定为经济纠纷。这给一直坚信“这就是传销”的张生泼了一盆冷水,他不知道该如何讨回被骗的钱。现在维权群内已经没有人说话了,但“吕不”还活跃在抖音、快手等平台不断更新项目内容。

赚钱还是骗钱

进入大学的第一年,张生想寻找一份副业,“努力在大学期间不问家里要钱”。他在快手上刷到了“吕不”的视频。“吕不”发布的视频中不乏对“校园快递商机”“寝室掘金密码”“店铺拍照的财富密码”等创业项目的解读,它们的共同点是简单易上手和挣钱很快。张生表示,当时,“吕不”在快手平台粉丝有四五万,在抖音平台粉丝达60余万,其中一条视频说其公司和杭州电视台有合作。今年年初,张生按照“吕不”的指引,向其公司杭州盈梦文化传媒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账号支付了500元定金,几天后,又向该账号转账尾款2480元。随即,“吕不”向他推荐了一位“导师”。这位“导师”发来“教学视频”后,又拉他进入“国梦蓝海星”微信群。“进群被要求根据模板进行自我介绍。当时太傻了,把自己真实姓名和照片都发进去了,还有人发了身份证号、电话等个人信息。”张生回忆说,群内已有100余名成员,还有不少类似的分群。被“吕不”的视频吸引的大学生不在少数。在山东读大学的小余,去年6月添加了“吕不”的微信,完全没有接触过创业知识的他,以为“能赚点儿钱,做到自立”。在小余提供的聊天记录中,“吕不”说,“赚钱的核心就是获取流量,我们有很多赚钱的项目,但都是收费的。”小余表示想进一步了解项目时,“吕不”说,交了钱的全国各地大学生都会进入专属社群,“相当于一个高端大学生人脉圈子,你想在校园里创业赚钱,这些都是你的榜样。我们的导师一对一指导,给你介绍最适合你的项目”。在和“吕不”一番交谈后,小余表示,“十分想加入,但钱不够”。“吕不”称,“给你机会,先交定金锁名额”,并发来支付宝账号,要求小余把姓名和院校发给他备注登记。就这样,小余在交了2980元后,也进入了和张生类似的社群,加入了“流量王”项目。更早进入社群的还有广西大学生小林。去年夏天,高中毕业的小林在刷到“吕不”的视频后,也得到了“吕不”的热情介绍。发现小林犹豫时,“吕不”打来电话称:“如果一个月不回本,可以退钱。”“这句话让我觉得有了保证,但也因为他是打电话说的,我没有留下任何证据。”小林说。正在打暑期工的小林实在无法支付全部费用,“吕不”建议他先交300元定金。小林表示:“因为进入项目比较早,那时只需要交1980元,后期涨到了5980元。”在“吕不”多次催促下,他用刚领到的工资支付了尾款。“打了一个月的工,才挣了3000多元,被他骗走了近2000元。”多名受骗大学生表示,还有未成年人被骗。在他们提供的转账记录中,“吕不”的收款账号除个人支付宝账号外,也有名为“浙江国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和“杭州盈梦文化传媒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”的公司账号。据天眼查显示,上述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,分别于2019年9月和2021年8月成立,又分别于今年1月27日和3月29日,因登记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,被杭州市萧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。此外,相关媒体根据被骗大学生提供的支付宝账号进行搜索,“吕不”的个人支付宝账号仍可进行转账。

创业还是传销

张生表示,进群后,“吕不”和“导师”推荐的项目只有“流量王”和“元宇宙宠物电商”,“后来才明白,为了让我们相信这些项目,群里有不少‘演员’和‘氛围组’”。相关媒体查阅其“内部培训视频”发现,所谓的“流量王”项目被描述得很简单:注册新抖音账号后,按照模板打造人设,即“我年纪小就出来混社会了,现在年纪也小,但我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”等,平时只需要剪辑、上传视频。据视频描述,这样的账号会吸引很多人私信咨询,成员只需把这些私信对接给“吕不”团队,由他们完成后续“项目销售”,再进行不同梯度的分成。视频中,“吕不”明确说出,“总之就是编,头像、个人介绍跟炫富要沾边”。第二天,张生明白过来,“这不就是传销吗?这样的项目,什么内容都没有,就让我们交钱,然后还让我们去拉更多人交钱”。当他在群里提出疑问时,对方却回复说“我们是正经公司”。当他再次指出“这和传销形式一样”后,对方不再回复并把张生移出了群聊。索要退款无果,张生开始召集被骗大学生“抱团”维权,小余和小林也被他邀请进了维权微信群。之前,小余按照“教程”进行了尝试。“花了一两周时间,每天都要上传3个视频,其实就是他们提供的豪车方向盘等素材,再配上现成的文案。”小余说:“感觉越来越不对了,我拉来一个‘人头’,他给我10%的利润,和一开始说的教你如何创业完全不一样。”反应过来后,小余注销了抖音账号。他一直收集证据,“我也想过起诉,但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,支付几千元的律师费和起诉费,还不一定能追回被骗的钱,就放弃了”。他尝试在网上立案,可因为证据不足,最终没有成功。不少被骗大学生向抖音投诉后,“吕不”的旧账号被封。但最近,“吕不”又注册了多个新账号,继续在抖音平台发布内容。每次刷到“吕不”的视频,张生和小林都会在评论区留言,提醒网友“这是骗子”。与“吕不”继续活跃在抖音平台相比,张生和他的维权群里显得十分冷清,“大家已经很久都不发言了,被骗的钱好像追不回来了”。让张生略感欣慰的是,1月20日,他向国家信访局反映了杭州盈梦文化传媒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存在的问题,很快便得到了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钱塘区分局的回复。回复文件称:“经核查,该企业查无下落,无法联系该企业,拟将该公司列入异常名录。”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金琳认为,“吕不”及其团伙已经涉嫌诈骗罪,相关行为属于典型的电信网络诈骗行为,而且犯罪数额已达到可以立案的标准。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的规定,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实施诈骗3000元以上就可以认定为诈骗“数额较大”,可以处“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”。“虽然某个大学生被骗数额可能达不到3000元的标准,但是该司法解释也明确规定,‘二年内多次实施电信网络诈骗未经处理,诈骗数额累计计算构成犯罪的,应当依法定罪处罚’。”金琳说,只要目前维权的大学生被骗数额合计达到3000元,公安机关就应当立案侦查。

警惕“噱头”诈骗

相关媒体发现,在各大短视频平台搜索“校园创业”,很多账号正在分享创业项目:“95后互联网老炮,校园赚到第一个100万”“4家公司创始人,把创业经验写成了电子书”……视频中,有人穿着“名牌服饰”,戴着“名表”,拿着电子烟“传授独门经验”:既有“寝室早餐配送也能月入过万”“做电商月赚5万,开学一周赚2.8万”等“项目解说”,也有“学习好的学生反而不会赚钱”“大学生可以空手套白狼”等观点。此外,也有一些人在橱窗商品中上架了项目加盟产品,价格从2000元到1.98万元不等。金琳介绍,这类骗局是非常常见的,都是同样的套路,利用年轻人想要快速“成功”的心理,以各种当下流行的概念作为噱头,用“换汤不换药”的方式骗取钱财。但凡涉及需要缴纳培训费等入门费的成功之路,都应该警惕。需要注意的是,牵扯到财务支出的问题,尤其是向陌生人支付钱款时,应当保留好聊天记录和付款凭证,最好让对方的承诺形成文字合同,双方对相关重要的内容进行反复确认之后再进行付款。出现了被骗的情况,要及时向学校反映,向属地公安机关报案。此外,金琳认为,短视频平台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者,依照法律、行政法规其负有信息网络安全管理的义务,应当禁止内容违法的信息在其平台进行传播。

 / 注册
法人公共信用信息报告下载
市场主体信息自主申报
自然人信息自主申报
信用荣成微信
  • 微信公众号
市场主体信用监管微信
  • 市场主体信用监管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