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联被执行人在动车站出现?法院版“速度与激情”雨中上演!

发布时间:2021-05-06   来源:荣成市

2021年4月27日上午11时许,执行干警张超等人正在整理案卷,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“你好,这里是荣成法院执行局,您找...”接起电话,还未等干警将嘴边的这个“谁”字说出口,对方便急促地言语就灌进了耳朵:“你好,我是王某,被执行人黄某被我撞见了,就在动车站,你们快来!”

打来电话的王某是今天案例的申请人,2018年12月,黄某因借用王某信用卡,透支消费9万余元未还,被王某诉至荣成法院,后法院依法判决被告黄某应在规定期限内偿还欠款9万余元。然而,当“还款进度条”落到最后3万元的位置时,被告黄某以生意经营不善为由开始拖延还款,屡次索要无果的王某遂依法申请强制执行。但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,成为被执行人的黄某先是百般抵赖,尔后更是和干警玩起了“躲猫猫”,电话关机,人无踪迹,正当查控无果的执行干警准备将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时,这通妙不可言的电话便打了进来。

“好!我们马上到!”挂掉电话,打印文书,盖上公章,发动警车,五分钟之内一气呵成,出警“猎赖”!

法院在城东,动车站在城西,一路横穿市区,执行干警赶至动车站。眼见执行干警到来,正在与民警辩驳的黄某呆若木鸡。

执行干警出示拘传证明,黄某无奈悻悻跟走。路上,执行干警便开始了释法:“黄某,你说你又不是欠了成百上千万,就三万块钱,你怎么就不能凑给人家,我们对你释法你还巧躲妙藏玩失踪,今天你这是准备往哪‘潜逃’?!”

面对执行干警的质问,黄某矢口否认:“干警同志,我今天没想跑是刚出差从外地回来,我实在是没钱,你们拘传我我也拿不出啊......”

“黄某,你目前的行为已经符合了司法拘留的要件,如果你仍然一意孤行,拒不执行,那么你可能就要在拘留所里度过五一小长假了。”说着,警车驶回法院,此时已是正午,顾不得吃饭执行干警和申请人、被执行人一同迈进执行调解室。

拘传的目的不在于送拘与否,而在于推动案件执行。这是一开始便埋在干警心中的办案理念。因此,在对此案的调解过程中,执行干警仍本着达成和解的方式,先让被执行人黄某支付一部分案款,再议后计。

然而,案件的调解并不顺利,一面申请人王某要求黄某必须当日支付1万元以上的案款才能达成和解,另一面被执行人黄某表示自己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,无法兑现,案件陷入僵局。如果为了展现司法权威,震慑当事人,固然可以将不愿履约的被执行人黄某送进拘留所,但这将放慢执结的脚步,且于申请人权益不利,因此干警们准备从细节入手再做工作。

黄某真的没钱?从此前干警财产查控的线索来看基本属实。

那案件没了着落?没有,嘴勤能问出金马驹来。

随着干警们反复地释法说理,案件出现了眉目:“黄某,3万块钱人家不是要你现在就还,王某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你反复拖欠的态度,他们觉得你不讲诚信,所以没了安全感,你现在抓紧凑钱,再拿出一个让人信服的还款方案,你总不想真的被送进拘留所吧?”

此时,辩解了一路的黄某面露难色,低头许久说道:“眼下我最多只能凑到1000块钱,最近我有一桩买卖马上就要签约了,至多五一后,我会再打入1万元到其账户,另外,我5月份就要开始领取失业金了,有了这笔固定收入作为保障也算我拿出诚意了吧?”

根据黄某所说,执行干警立即与有关部门取得联系,证实了黄某所言,看到黄某的还款诚意,于是,干警又走进里屋与王某进行沟通,讲明黄某当前经济状况以及黄某提出的还款建议。起初王某还不大情愿,但听到了黄某的保障措施时,王某便打消顾虑,同意和解。

最终,经过将近4个小时的调解磋商,双方签署和解协议,被执行人黄某当场向王某转账1000元钱。

“谢谢干警同志,今天麻烦你们了,这下我算吃了定心丸了!”

“感谢你们的信任理解,得亏你们做通王姐的工作,要不然我住进拘留所,这单生意就泡汤了,你们放心,我一定会按照协议按时还钱......”

送走了双双满意的当事人,执行干警看着手中的和解协议,甚是欣慰,大家相视一笑:“今天没白忙活!”